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阴阳师不见岳追忆绘卷汇总分享(阴阳师绘卷亮了但是式神找不到)

阴阳师新式神不见岳绘卷故事分为了不见岳绘卷·山岳动、不见岳绘卷·前尘别、不见岳绘卷·云巅舞、不见岳绘卷·十里约、不见岳绘卷·叛刃斩和不见岳绘卷·涤神峰,今天带来了每个故事的分享,小伙伴们不妨和小编了解一下。

阴阳师不见岳追忆绘卷汇总分享(阴阳师绘卷亮了但是式神找不到)

阴阳师新式神不见岳绘卷故事是什么

【一】山岳动

天地万古终不言,沧海桑田任变迁。

百世莲生如露电,回首青山已千年。

且说古有神峰一座,有神剑压制邪神自高天坠此,邪神为突破封印,欲侵蚀大地众生,冲破莽莽山脉。山神为免灵体受污,在山脉因抵抗污秽衰败之际,分割魂魄,化作两名神使,借此迷惑邪神。

两名神使诞生那日,山岳复苏,污秽渐减,两位神使以至纯的初生之身在山间生息,直待一日重塑山神灵体,抵御邪魔侵蚀。

千年之后,其中一位神使,终达成当年山神所愿,化身新的山神「不见岳」,庇护山间众生。然不见岳对老山神当日之举仍有疑惑:若要守护此山,为何要将灵体一分为二?他曾反复品味百世回忆,得出的答案,却与另一位神使截然相反。

不见曾道:「山岳无情,山神是希望我们体验世间欢聚别离,才能守护山下人的喜怒哀乐。」

另一位神使却道:「山岳无情,山神是为了让我们彼此厮杀,选出真正强大的守护者。」

不见岳虽不得其解,却无暇探寻,因山脉异动不止,山神只得日夜不眠。神剑封印之处,连绵山脉底下,邪神之力仍在涌动,引得山石之间,瘴气徘徊不散,草木之内,凋败时时泛滥。不见岳日日以身躯拘束污秽,再至熔岩之中涤荡灵体,这才保得山脉稳固存续。然而,不见岳却仍能听到徘徊在山林间字句不清的细语。

如此日久,不见岳忽然察觉,邪神污秽泛滥加剧,以至不见岳灵体震荡,几乎失控至再度污染山脉。

不见岳遂循层叠盘踞的山脉向下探寻,见神剑铮然作响,且其下的封印已有裂隙,邪神污秽之力似猛蛇出洞,四下弥漫,徘徊在山林间的呢喃,竟也暗藏在此处,令不见岳终于听清这份蛊惑低语:

「一直吸纳这些污秽,却从未曾堕为妖魔的神明啊,你不想从这份宿命中彻底解脱吗?」

「….」

「明明已取代另一个神使成为神明,却还是被拘束在这座已垂垂老矣的大山中,真是可笑….」

不见岳却道:「你也认为,老山神将灵魂一分为二,是为让我们自相残杀,争个你死我活?」

那声音道:「若是为了相残,缘何又令你们相知?你们一同挣脱这座山的束缚,便可再相见,届时远走高飞,便再也不用为这种问题所苦恼了。」

不见岳退避不语,静静修补山石裂缝,将邪神之力暂且压制其中,但不见岳知邪神狡黠,此番蛊惑乃封印松动之兆,若要稳固神剑,必得重整灵脉,还需融入自己这新生山神的力量将封印加固。

山欲以身守生灵,遂尝人间诸苦厄。

邪神之惑亦不能移其志,山之意志何等坚韧!

诸君欲再问山神之事?青山巍巍远立天边,世间多问悉不答言,不如今日听我一曲,看山神如何为守此山,尝遍人间磨难。

【二】前尘别

绯颜开落别春光,万事消去总无常。

恶咒乍现惊雷裂,自此一别两茫茫。

今日且说千年之前,这两位神使初生之时,因适逢不见岳复苏,故被诸人寄予守护山岳之厚望,一者以山岳之名为名,唤「不见」,一者以守山之云为名,曰「笠云」。

不见与笠云自幼时起,便深知这山间哪几株奇花异草即将绝迹。古时有一种名为「绯颜」的樱花,总是待到其他樱海谢尽,它才于晚春独自绽放。因山下的野樱越开越多,争夺土壤,绯颜似乎已消逝了。不见遂常前往险丘,蹼水下河,就为寻觅绯颜的踪迹。

他亦因此常遇见来山中砍伐古木的外人,难免爆发争端。笠云为不见包扎淤青的伤口,怨道:「该说你固执呢,还是一根筋呢,遇到这种事跑下山去喊我们不就好了,为何要用身体去挡他们开山的棍棒呢,万一伤得更重….」

不见却径自答道:「若是你在,你会转身跑开,还是冲上去阻拦?」

「我自要撅了他们的斧头,把他们揍得抱头鼠窜!」

不见笑道:「我还能跑开,这些草木却根本无法反抗,如果我就这么跑了,它们怕是要遭….」

笠云一脸不悦:「总是这样鲁莽,绯颜尚未绝迹,你先出事了怎么办!」

「放心吧,笠云这样勇敢,我是不会落在你身后的。」

不见笑笑,心中却道,自己已将一枝「绯颜」栽在了心中。自此以后,他还要与这枝四时怒放的绯颜,一起踏遍更多需要他们存在的地方。

不见从袖中掏出准备已久的锦绣小包,山间的人们习俗约定,重要之人若是接下此物,二人便可白头到老。

他欢欣雀跃,抬头望去。

面前荒路绵延,山林遮掩,已不见笠云踪影,就连那条溪水也如幻影般消逝。山神不见岳低头看看空空如也的掌心,方才的幻境中,笠云的声音,怀中礼物的重量,以及二人对即将举行婚仪的期待何等真实,真实到令神衹将前尘当做今朝。即便婚仪那天,诅咒丛生,天崩地裂,众人为消所谓的神怒,强将二人分离两地。

手握落沙终究徒劳,此世山神已明白人间眷恋之苦。

【三】十里约

十里饿殍流离景,月照朱门管弦声。

愿以文墨做引渡,徒造梦境十万里。

且说山神打理山脉,行至高峰,万千景物瞬间变幻,诅咒地裂别神使,将山跨做东西岸,转眼岁月再流转,东岸楼宇平地起,西岸凋敝流民饥,东岸商贾着金衣,西岸草革难蔽体,闻者捧腹,着实可笑。

西岸有少年名不见,被诸人骂作是不务正业,白日做梦。不见不乞讨,反而走进对岸的富家大小姐专为穷人开办的学堂,终日捧书习字。还在那里认识了名为五兵卫的山贼,与其称兄道弟,说着要改变这个时代,让所有人都吃饱喝足的痴心妄想。

那一日,笠云的课堂之上,不见姗姗来迟,笠云面露担忧。他却只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,面带期待地招手叫五兵卫也过来。在桌上展卷一览,竟是一幅错综复杂的图纸,五兵卫见了大为错愕。

不见笑道:「因为天灾引发的山峰异动,以至山脉裂做两岸,东岸的土地比西岸更丰饶,但因最初地裂深不见底,两边的人们难以互通,便只好各自求存,可是,如今不比古时,这道天堑已被长河填满,不正是修建桥梁,双方互通的好时候么?」

笠云道:「天灾的记载我也研读过…只是我们两边阻隔已有近百年,富者愈富,贫者愈苦,眼下西岸饥荒满地,连摆渡的船只也不愿停靠在此,东岸的富人又怎会愿意修桥呢?」

不见叹道:「不错,与其说要修桥打破这条河的阻隔,不如说先要打破人心之间的阻隔。」

五兵卫冷笑道:「这样信任人心,该说不愧是你么。」

笠云道:「利用东岸的财富与西岸的人力,建起一条长桥,只要能达成这个结果就行了吧!」

五兵卫大笑起来:「哈哈哈,既然如此,不见!等桥架起来,一起到对岸去吧!」

自此多年之后,五兵卫与二人合作无间,长河之上长桥起,五兵卫豺狼面目方露,先为私仇灭笠云一家,再囚不见夺其功绩。可哀可叹,此番人心叛离,万千誓愿皆逝水。

此世山神已明白人心骤变之怖。

【四】云巅舞

利刃藏锋难展才,山巅云舞终难触。

甘以鬼血拭此身,忠义终是两难全。

今日且讲山神行至下一峰,见面前时光似流水而逝,长桥破败无人记,两岸高楼落又起,东岸繁荣终不再,丰饶之地尽归大名,人民惨遭盘剝鱼肉,这样悲惨的岁月持续了十余载之久。

大名武力威赫,麾下有数百武士齐聚效力,更有不见这等颠沛流离,又刀法出众的武士,只因大名的恩遇而决定护卫左右。但武士里更有为非作歹之人,在山中与民间,凡是传闻中的珍宝,皆尽掠来献给大名,除却珍品,还有貌美的少女。

不见虽随侍恶鬼,心却另有倾慕之大义,不见的刀铮铮可削铁,却只想为大义出鞘。这一日,大名居所的长廊外,不见一人正在此值夜。夜色沉沉之间,一抹寒光陡然自不见身后刺出,他将刀鞘向后一抵,只闻得一线利刃与坚鞘摩擦的萧然之声,不见回首看去,只见前些日子相识的歌女就站在面前,带着狡黠的调笑,将卡在刀柄中的匕首一把抽出。

不见道:「你跟前些日子认识的婆婆,相处可还好?既然找到了去处,就不必再来这里献舞了。」

歌女道:「难道你觉得我应付不来?」

不见失语,歌女便笑道:「正是认识了婆婆,我便更要来,不见,你给了我这把匕首,教会了我防身之法,我就要用它做正确的事,你不要阻拦我。」

不见恍神,惊愕地看向歌女:「你也是来行刺的?」

「婆婆手下无数志士都未曾成功,我这个曾被那人不放在眼里的弱小歌女,或许能有机会。」 歌女垂眸,声音却无比坚定:「婆婆手下的志士,每次计划行刺,皆欲以那位几十年前传说中的义士笠云之名动手。如今,我也已有笠云之名,在那恶鬼断气之前,我必要让他知道是笠云送他去的地狱!」

恩公的刺客近在眼前,毕生追逐的理想又在咫尺,忠义两难不可全,自古以来皆如此。直到见到笠云坚行大义,不见内心已有决定。可敬可叹!不见之刃亲斩不义之主,刀光交错震乱虎狼之窝,只看那武士不见,刀光如雪,重重破阵,飞光溅红,无人可当!然狭窄长廊之内,数十武士一拥齐上,乱刀齐刺挥斩而下。

可怜那笠云,眼看不见利刃穿胸,自己亦被一劈斩倒,二人倒地将握的双手之间,黑色的妖异诅咒又蔓延。

纵使真心尚未付,大义已抵诸多言。此世山神已明白人世舍命求义之苦。

【五】叛刃斩

人生碌碌繁华事,须臾不过五十年。

回首浮云来已去,残刃不知亦不言。

此番行程,已经到了山神与另一位神使共同所历的最后一世。他走上最后一阶高峰,重峦一瞬间变幻,硝烟随风弥漫而来,战火自石隙间轰然烧起,山神一刹那身至战场,垂眼自看,已身着铠甲,腰系利刃。

山神不见岳满心疑惑,之前百世皆是旁观自己的回忆,怎么到这一世便能掌控当时的自己?莫不是因这一世自己,已饮下了唤醒前世记忆的思魂饮之故?

山神一念如火花闪现,蠢蠢欲动妄图掌控命运,但转瞬远处杀喊声震地而来,为首的蓝衣将军正戴着鬼面劈刀向着自身袭来。刀刃撞击锵然有声,不见挥刀挡住鬼面将军笠云的袭击,大喊道:「笠云!」

笠云却道:「事已至此,我们已无可回头,这场战争必须有个结果,才能终结这么多年的纷争!」

刀锋之间又是激撞而过,不见踉跄几步:「即便思魂饮已经让我们看清山间的诅咒,也依然要如此么!」

笠云再一刀挥来, 看不清面具后她的神情:「诅咒只事关你我,战士们都想在这山间占据一席之地生存下去,胜负事关他们,我们已无力阻拦了。」

不见的刀陡然凌厉起来,连连击斩笠云的刀锋,逼其节节后退:「我们世世代代都要落得这般田地吗?我不甘心!」

笠云的刀尖拨开不见的袭击,厉声道:「因为….山岳就是要我们自相争斗,不甘心,就出刀!」

一山之双魂惨交锋,天地灼灼似将泣。 然而终局却不似从前,只见不见手中刀锋陡然坠地,任笠云刀尖直入他的胸膛。

山神不见岳抬手握住胸前刀锋,幽幽叹息:「何必再有无端杀戮….当日是我刺你一刀,今日让你还我一击,这很公平。」

不见岳又叹道:「因此世你我已经知晓真相,所以我能以山神之姿侵入操纵回忆,也只得借此机会告知你,笠云,这不会是我们的结局。」

不见岳眼见笠云的鬼面碎裂,露出后面他已许久未见的容颜,然此刻回忆的幻境摇荡模糊,带着笠云的面孔一并消散。

不见岳独立山巅,周遭寂静空茫,只余他而已。此世,山神已明白生灵遭战火涂炭之苦。

【六】涤神峰

繁华世事终逝水,磐石不动望古今。

莽莽山岳虽无转,浮云聊赠一一分心。

至此,不见岳已踏遍山脉,亲见自天灾时起,邪神之力诅咒此山的神明至今。而为守护此山,无论笠云的答案是什么,不见心中已有抉择。

他最后看到巍巍青山历千年,转眼一世又至,身边草木变幻,丰茂旺盛。山脚下村庄又生息,名为不见的少年生于村庄中,每日流连山间,不知在寻觅什么。

他告诉神社中的婆婆:「每天夜里, 我总会做同样的梦,梦见我与另外一位不认识的少女并肩战斗。」

不见也会在山中采摘药材时,对植物说话:「昨晚我又梦见这座大山,看到山的土地被不知什么东西腐蚀,婆婆说这是预兆之梦,这会是将来之事吗?」

不见凝望山峰,对山峰低语:「昨夜又是你,我看见山间开满了一种叫绯颜的樱花,这种樱花早已绝迹了,你能指引我再找到吗?」

众人口中的痴人不见,就此执意攀上此山,但山岳路险,要登顶何等之难。

可怜可叹!此世为何只留一名神使,为寻梦中真相前往山巅,山路之上历观百世轮转,直达山顶神使方才了然:二十年前笠云已早降生,先于不见走过这条前路,耗尽力量命数,立下修筑迢迢山路的功德。她亲手铺下路石,直至山巅献祭自身,方得圆满:终化作常年萦绕不散的山巅之云,永世垂视山岳人间。

两位神使这才永生分离,一山双魂终从诅咒的轮转中脱逃。

不见身立茫茫天地间,一路行来已引动诅咒纠缠,一个声音道:「回家吧,笠云已逝,山的命运已与你无关。」

又一个声音道:「留下吧,笠云已逝,守山的职责又该由谁接下?」

不见每向前一步,体内诅咒与污秽便更加鼓噪涌动,他已历百世,百世皆有污秽侵蚀山脉,方有如此纷乱不休的灾祸与争斗,而今侵蚀山脉百世的污秽已皆汇聚在他体内。

不见道:「我又怎能回头?」

凡躯就此一跃,烈焰淬炼身心,山岳百世涤荡震动天地,神使历经人世千年苦楚,终得山神神格,与山同生同息。

不见岳自此回忆中恍然梦醒,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立足山巅,曾经自己淬炼灵体之地,如今除他之外,仍只有高空浮云。

山脉之下的邪神之力,仍在遥遥向他呼唤,不见岳充耳不闻,伸手携取山巅一抹污秽,收入体内,向前一步,投身而下。

山岳污秽再得涤荡,清净地脉繁荣生息,污秽此刻虽仍潜伏不绝,然天地云雾蔼蔼,生灵伏出,山屏幻境再浮动于不见岳山间,若天垂幕帘,沉寂摇荡。

而深山的不可见之处,一片绯颜正于晚春之中,悄然盛放。

阴阳师不见岳追忆绘卷汇总分享就到这里了,故事讲解的比较细致,希望可以帮助到大家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游三网 » 阴阳师不见岳追忆绘卷汇总分享(阴阳师绘卷亮了但是式神找不到)
分享到